护理事业在中国

来源:温州东瓯医院泌尿外科

  第一讲 不可忽视的文化差别

  如果我们的步伐总是无法踏入正常的轨道的时候,我们就必须要让自己的思路顺着曲折回归原处,以便发现问题找出真正的疖子,再好剥去伤疤,拓展思路探索前进,最终走出黑夜冲向黎明。护理事业如今发展得如此悲哀,就是违背了一些规律。走错了没关系,可以从头再来。可惜的是护理事业中的“明白人”看得出却出于诸多原因而极力躲闪。她们缺乏将事业当事业的责任心,而是现实的将事业当事由,她们撞钟当歇僧的结果是让中国的护理工作越走越悲凉,最可怕的是由她们的双手创造出的恶性循环最终导致某方面社会关系的更加不和谐。

  护士的起源,大家都知道,是这个专业的开课讲义,但明白人却很少或不想给护士讲明。我作过一个简单的调查,几乎没有年轻护士能讲出护士帽为什么是“燕式”的。这就是这个专业悲哀的起源。既然明白人们知道不说,那我就本着对年轻人负责的态度,给她们讲讲,就从现在,就从护士的帽子说起——

  不可忽视的文化差别

  护士起源于西方文化,是基督教和天主教文化的产物。(说明:我本人不在这两个宗教之中,省得“明白人”牵强附会)。这两个宗教是以博爱和忏悔作为主线贯穿整个宗教文化的,同时也构成了今天的西方人际关系。我们发展护理事业一定要注意这个文化上的差别,这个非常的重要。举个例子: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德国和日本对战争回顾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这一文化的重要性。战后的德国人,更多的是以宗教的本体思想来反思战争,而东方文化里没有这一点,出于很多种原因,日本人则是将战争史做了一个暂时的割裂或封存,于是两国的态度截然不同。有人说,你不是说护士帽子吗,怎么又是宗教又是战争了?大家别忙,主要是护理事业里的明白人说得太少了,我必须做一个铺垫交代。大家看后就明白我为什么要举德国和日本的例子了。

  那好,护士这个职业就是从“博爱和忏悔”这种文化背景里走出来的,燕帽就是从修女帽子中演变而来的。职业护士是从修女中脱离出来的,是因为医疗科技发展的需要,注意是医疗技术的发展中产生的,产生了职业护士这个特殊的队伍。因此说,护士的产生是出于事业而不是事由。

  大家知道,信仰在西方人精神中的重要位置。在早期的加拿大建设中,每建立一个村镇,就首先要搭建起两个建筑物,一个是教堂,一个是法院。我们看到过《修女也疯狂2》那部电影吧,即使是无恶不作的歹徒、杀人犯也不敢朝修女开枪。所以从修女到护士再到职业护士,她们的地位是没有多少差别的,是爱、是宽容,是天使。因此在西方,护士受尊重是有其文化背景的。

  有人说了:你说西方人际关系是以“博爱和忏悔”作为主线的,那我们也有“每日三省吾身”呀。好这个问题我在以后还要提,我先简单的说,你可以参考一下你身边大多数人的实际观念和做法,我们的“三省吾身”实际上是要求别人的,应该是“三省你身”。看看你们身边的多数人是否这样?我们很多人缺少的是思想上的自我约束,很多人不知道应该怎样去爱别人和爱社会,加上几千年的贫困,小家庭经济(自顾自)意识,于是这便是中华无护理的基本原因。

  你翻翻中国的史书,我们从古至今有没有护士这个职业?老百姓得病了请个郎中开个方子就完了,护理工作是由家人完成的;皇帝老子病了有太医,护理是由贵族侍卫、贴身宫女和内廷宦官完成的。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有“养儿防老和亲戚不在一朝一时”的说法,这一观念的形成,主要是畏惧生病和生病期间的各种艰苦的护理活动,这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国护士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民族,直到今天依然没有完全走出“医病就急”的观念,即忽略保健。这主要还是几千年生活水平低下造成的(见明恩溥《中国人素质》)。现在,由于生活压力加剧,很多人的变本心理在加重,于是对于大夫的态度自然是“有本事开方子,争取少开些药,少花点钱,快治好病”不能得罪还要讨乖。而对于护士的态度那就是“花了钱要有所值”。我们不说几百年前明恩溥博士亲眼看到一个上海的小商贩居然挤挎了一名出色的尤太商人的事情,就说我曾经亲眼看到一个花钱住疗养院的退休工人往死里用护工的现实例子:那个老工人曾经理直气壮地对我说:“我的钱挣得不易,就得这样用他们!”。我问:“那您老怎么不用医务室了的那几位呢?”老人笑说:“如果我没有病,指不上他们,我同样让他们给我洗脚”。

  中华无护理是有其历史渊源的,于是乎许多患者、多数医院管理者以及到走上管理岗位的护士,都在轻视护士,而我们今天又处在历史转型期间,护士的命运就更加难上加难了:改革开放使我们的生活质量快速提升,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必然要经受一些阵痛,这些阵痛是痛苦的和必然的。比如,就医制度改革以后,成果是辉煌的,但也出现了很多人为的问题,无形中加重了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负担。于是这种矛盾最终转化成患者与医院的情绪,具体表现形式是患者与医护的情绪,突出表现形式自然成为患者与护士的情绪。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并不可克服的矛盾形成体,不过这是可以随着国家的治理整顿、老百姓负担的减轻而逐渐化解的。但是人们对护理工作者的认识和态度,那恐怕是几百年也不会轻易改变的。

  一、医院体制改革。

  过去几年,国有企业进行了经营管理体制的改革,陈旧的模式已经不存在了。医疗卫生体系虽然暂时还是事业单位编制,但运行已经是企业化管理了。好,大家注意这个医院企业化管理,一定要注意这一点。企业化管理的本质特征就是追求经济效益(这同时也是中国患者的悲哀:至此白求恩精神、南丁格尔精神以及其他等等相类似的精神就基本上九宵云外去了),所以医生便顺理成章地转移到经营岗位上去了,他们只不过是穿着白大褂的业务员或推销员,而天使们就自然而然地被迫加上了物业管理、保洁、迎宾、理货、配送以及其他辅助型岗位的多重重担,相反医疗护理到成了兼职,严重影响了医疗护理的总体质量,这是不利于患者、医院和护士本身的行为,弊病百出,管理混乱,造成了不和谐因素。

  二、压缩管理成本。

  用工成本管理是企业经营管理的重要一项。企业经济建设中,基层医院当然要慎重对待医生这个盈利环节了,但是对于护理这一辅助环节,经营管理者就必然要大动降本增效的脑筋了。请注意,科学的降本增效是有利于企业发展的,但我们目前这种素质的基层管理者能做到这一点或做好这一点吗?具体表现形式就是盲目减护士、降低工资、超加工时,管理上任人唯亲、攻于心计、排除异己。理论上讲“自由资本积累”的过程中经营者必然忽略人性化管理,加上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一些“好东西”可见护士的处境多么悲凉。

  三、用工制度改革。

  关于用工制度改革在基层企业的落实,我不想在这里多说,因为各行各业的劳动者都会有切肤感受。我只想告诉青年护士,医院的中心工作是救死扶伤顺便盈利(因为这时候有个声音在说:医院是不盈利的。所以我先暂且这样说吧),因此医生是创造效益的载体,医院管理者和无知的患者都会对这一群体倍加重视的,而护士在相当的时间里不会有质的改变。我认为“盘剥护士”是作者对目前我国基层医院在“自由资本积累”过程中残酷剥削青年护士真实写照的准确描写。

  但要坚信一点,我们的工作处境终究会改变的,因为我坚信改革是有利于发展的,只是我们的民族劣根性和基层干部的自私自利使改革工作在基层医院的落实上走味变节了。没关系,旧社会万恶吧,但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人民解放了。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决不能再寄希望于中华护理了,否则我们只能自己作践自己,我们要团结起来,握紧我们坚强的双手,与一切阻碍发展护理事业提高护理地位的落后势力做斗争,最终建设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时期中华护理事业。

  中华护理之“小女人”作风

  大概我这样说,会招致来自中华护理方面或其他方面飞来的如“歧视妇女”“思想偏激”“不会换位思考”等等大帽子。但是我想,我所做的一切会对几个甚至十几个好护士的工作生涯思想意识起到一点作用,然后再由她们将“种子”播撒得更加广泛。总之,当我发现了这个网站以后(网站是公正客观的,是学术和思想交流的平台)我感觉到了一种希望,我似乎看到了一点点护理事业的曙光,所以,我一定要将自己的责任进行到底,为了中华护理的春天而努力。

  女人本不大(我们不要过多争论)因为受生理特点等诸多影响,在思维方式和行为作风上女性多少会与男性有差异。但男人和女人是相互补充的,我所说的“小女人”是一种作风,这种作风(诸如猜忌、自私、自负等)男人、女人都会有,大体上说来,一个男人如果被其他男性定调“女了女气”那麽这个男人在人际中的种种表现就基本上是女人的“小作风”了。

  1、虐待的被遗传。

  中国有“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其实就是这个道理。表现在中华护理以及基层护理管理人员一般人身上的就是:她们苦苦的奋斗,终于脱离了纯护理,但是她们不是说如何去帮助后面的姐妹,而是更加变本加厉地伤害还在深水中的同行。从心理过程中讲,这些人希望别人更痛苦,这样自己才更有成就感。就好比,我们同时等公车,我一旦挤上去了,我不是希望后面的人也上来,而是希望别人连下一趟车也别赶上。你想,我们身边的护理理论研究者、管理人员全部是这样子,护士能好得了吗?(这时,已经传来了护理上层的声音:你配这样说吗?所以我要说明:我自己也是一名管理人员)

  2、相互歧视。

  你们见过工厂的工人之间相互轻视吗?护理队伍也这样。而且由于护理高层带的好头,一般护士,包括实习生之间也是这样。具体表现就是:相互排挤、相互挑剔、相互攻击,在加上管理人员和女大夫以及不象男性的大夫搬弄是非所以护士的压力越来越大,生活也更加灰暗。你们想想,十五六年前的麻醉、放射、药剂他们的地位也是如此低下,为什么现在人家已经高高在上了?中华护理协会你们不觉得脸红吗?(这时,中华护理协会以及可爱的护理管理走狗们在说:不都是这样吗?我有什么办法?我管得着吗?我也管不了呀!)

  3、正不压邪。

  基层护理管理整天该抓的不抓,不该管的非管,是是非非,损人不利己。就说强调服务态度吧,我有一次去省医学院,不用看门牌,就看素质就能辩出已经踏进护理系的大门了。可能会有人说我偏激了,但我还得说,较之别的系相比,护理系办公室(当时)没有一个象有知识的人。(中华护理协会的奶奶们,请您们快下去看看吧!找几个基本上能为人师表的街道大娘来充实基层护理教育队伍也比她们素质高呀!)任人唯亲的结果!

  有一次,几个管理界的朋友聚会,出出进进一个中年女人,话里话外总是“我管别人的时候”这句话,别人非常反感。在她去卫生间时,朋友相互猜她做什么,大家只知道她在医院,另一朋友说:“咳!管几个人,素质又不高,没文化,准是护士长!”后来这名中年女人回来了,大家问她做什么,她回答是护士长,大家捧腹大笑。这个案例当然是个别,但这名护士长已经严重影响护士形象了。

  4、几句客观的话。

  近些年,我也接触了几名优秀的护理管理人员和理论研究者,其中两名是护理学主流研究单位的中青年学者,一名是北京特三甲医院的护士长,一名省军级三甲医院的护士长,她们都是这个专业的优秀人才、学术带头人,同时具备高尚的品质,不可多得。这样的人很少很少。

  所以我说护理队伍“正不压邪”,同时还有我们基层护士、一般职工的责任。现在大多数护士为了生存等问题自甘堕落、助纣为虐。要知道我们这样做是不利于我们自己的,我们决不能再熄灭这一点点光亮了,大家做事情多为长远考虑一下吧,克服女性弱点,一定记住:做走狗不是出路!做走狗的走狗就更没有出路!!

医院简介

温州东瓯医院泌尿外科(男科)结合自身实际,开设了前列腺专科,生殖整形专科,泌尿感染专科,性功能障碍专科以及男性不育专科...[详情]


杨楠

从事泌尿外科临床工作近20年,有...[详细]

来院地图
温州东瓯医院地址:温州市鹿城区葡萄棚路38号
咨询电话:0577-88365120